www.qksp.com

硅谷地区一年有超过三百天都是晴朗天气,今天也不例外。

经过两天时间的光照,气温好像不是那么冷了,整间公寓都有暖气,所以韩宣也不知道外面冷不冷。

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落地窗前,面对着不远处的圣弗朗西斯科海湾,那艘超大私人游艇依然停在码头边,韩宣正在欣赏它。

睡眼惺忪的模样让安雅觉得有些好笑,今天早晨起床后她才知道,昨晚自己睡着后,这位失眠了的男朋友又跑去游泳,直到半夜两点多钟才回来,难怪早晨醒不来,昨天分明说了要早起,一觉将近七点才起床,到现在还懵着。

她将手里拿着的杯子递给韩宣,并且告诉说:“刚泡好的咖啡,盒子里的咖啡豆用完了,奥利维亚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拿,所以用了肯尼亚的咖啡豆,我觉得豆形浆果咖啡味道也挺好不错,先凑合着喝吧。早餐准备好了,面包和煎蛋,要吃一些吗?”

“不用了,一杯咖啡就可以。吃点面包好了,我发现我似乎有点感冒了,这两天你去别的房间睡,担心会传染给你。”

韩宣转过身,笑着对安雅说道,尝了尝产自于肯尼亚高山上的咖啡豆,和牙买加蓝山咖啡豆相比,它稍微带有一种独特的味道,好像是酒香一般。

喝习惯了某种咖啡,就很难再换成其他口味,吹了吹勉强能凑合着喝,大约六十多度的咖啡有一点点烫,如果道森秘书在这里,绝不会出现这样的事,他总是拿着温度计一边量一边加水。

“OK,我和胖丁睡也可以,小时候幻想过抱着熊猫睡觉,但是小巴里身上的毛抱着太硬了,很不舒服。”安雅回答他说。

“等到再有熊猫幼仔出生,你抱着它睡就好,还记得刚遇到小巴里时候么,它才一点点大,那时候身上的毛摸着很舒服。先去吃饭吧,待会儿我要去见一见安东尼执行官他们,如果你不喜欢,就让保镖们带你去看游艇、不然去圣克拉拉镇玩也可以,我建议你自己去玩,陪着我肯定很无聊。”

安雅笑了笑,没有拒绝韩宣的建议,点头告诉说:“好的,你不用担心我,你在这里的公司那么大,足够我参观好几天。”

“谢谢你的体谅,现在去吃早餐吧。”

漂亮清纯户外打伞的单车女孩

“我可是你女朋友,那是我应该做的,假如我不支持你,你就应该考虑换人了,我觉得换成伊莎贝莉挺不错,她可以帮你许多忙。”

“……”韩宣顿时来了精神,在女朋友面前连忙陪笑说:“哪能啊,我怎么舍得,她是个怪女人,你知道的。”

……

简单吃完早餐。

韩宣和安雅告别后,花了几分钟时间乘坐电梯来到楼下安东尼执行官的办公室,马尔代夫那边的几家公司、星际投资都持有和互联网产业有关的股份,但对他来说HOPE集团旗下的那些公司最为重要,WOW、Destiny、Gossip、PayPal等产业是奠定韩宣“互联网帝王”身份的基石。

昨晚就约定好,今早在安东尼执行官的办公室见面,前天刚来过这里,那时候里面整整齐齐,这次他进去时候,闻到一股浓浓的雪茄味道,老查利、星际投资的哈密顿、小凯恩斯、纽曼先生等人也在,这些人正在抽烟。

他们时不时看向挂在墙上的彭博新闻社终端机,随着网络的进步,这种终端机能够实现和全球证券交易市场同步,迈克尔·布隆伯格先生创办的这家公司,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财经讯息提供商。www.qksp.com

纽约证券交易所、美国证券交易所、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,这三家美国最大的证券交易所,对交易影响不大,各自有各自的一些特点,比如纳斯达克的特点就是先进的技术和信息,自动化程度比较高,高科技公司几乎都集中在纳斯达克上市。

现在它们执行冬令时,开市时间从东部时间上午十点半到下午四点半,现在还没开始,纽约时间比旧金山快三个小时。

今天是十二月七日,星期二,按照华夏农历来算,刚好是大雪,动手的时间也被考虑在内,算上今天,连续四天都是美国证券市场的交易日。

美国没有开市,但其他地区由于时差不同,开市的时间也不一样,韩宣晚上之所以睡不着,就是在看东京和香港的证交所情况,分别大跌了百分之二点四和百分之二点六,波动还不算太大。

各方势力都在等美国的情况,但信号已经很明显,在韩宣睡觉时候,各方势力都动了起来,早晨起床时候他的手机上出现八十多个未接电话,每个名字代表的人,都有实力单独接受《时代》和《福布斯》杂志的专访。

连老巴菲特先生都按耐不住了,经融市场牵一发而动全身,互联网和轻工制造版块都出现问题,其他行业也不会独善其身。

那些来电韩宣一个都没回,他明白,这些人已经知道了结果,只是希望从自己这里求证,不太好回电,难道告诉他们互联网泡沫崩塌,又一次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就要来了吗?

于是索性直接不回……

“伦敦证券交易所的情况怎么样,已经快要出来了吧?难道你们都没睡觉?在这里练习修仙呢?把门和窗户打开吧,这气味太辣眼睛了,幸好维尼没有跟来,不然会被熏死。”

韩宣进来后没有关门,将门打开通风,听到他话语的那些人,将手中雪茄按灭在烟灰缸里。

烟灰缸已经快满了,垃圾桶里也有烟头,小凯恩斯先生揉揉发红的眼睛,松了口气说:“终于不用再受二手烟的折磨,这里八个人,只有我不抽雪茄。伦敦证券交易所就快要结束,目前的跌幅超过百分之二点一,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、东京证券交易所那边已经收市,指数跌幅都在百分之二点四以上,三大证券交易所已经全军覆没,等到美国这边开始,预计伦敦证券交易所还会大跌,离它的收市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。按照昨晚的计划,挂微软、思科、甲骨文、戴尔的卖单?大约价值二十七亿美元,足够引起市场恐慌,还有两分钟就要开市,你觉得呢?”

韩宣眉头皱起,随着近两千亿美元现金流入,他已经成功脱身一大半,剩下的那些股份不能再继续抛售,不然可能会遭遇失去公司控制权的麻烦,即使可能性微乎其微,他也不想遭遇那样的困境,手里现在持有的股份,注定会成为牺牲品。

只考虑短短两三秒钟,他果断说:“波音先生,你那边也放出价值三十亿美元左右的低价卖单,要玩就来大的,还等过圣诞节呢,我可不想每天在煎熬中度过。今天使劲砸,随后两天减缓力度,尽量让想捡便宜的人入场,降低我们自身的损失,这个交易日至少让纳斯达克指数下跌百分之三,如果有可能,那就百分之四,留一些反弹的机会,以便我们套现。”

“我明白了,现在就去办。”负责管理马尔代夫事务的波音先生,姓氏和创办波音公司的那个家伙相同,但却和波音公司扯不上关系。

目前他手里管理着的产业,总市值高达上千亿美元,那些都是韩宣的私产,超过百分之九十都集中在互联网和高科技产业,今天它们将损失惨重,已经是注定了的事情。

波音先生说完,拿出手机出门,吩咐手下完成韩宣的安排,赶在美国三大证券交易所开市之前,将卖单挂了出去,一时间在集合竞价期内,关于卖单的总规模已经超过两百亿美元!

前世,总共数十亿美元的卖单同时出现在三月十号,那天是星期五,恐慌发酵了两天之后,在三月十三号开盘后,迅速跌了四个百分点,随后又小幅度攀升。

这一世,美联储经过三轮加息后,利率已经从百分之四大幅度提高到百分之五点五,昨天索罗斯手里的一家研究所,在几家美国电视台公布了一篇叫做《Burning Up》(烧光)的研究报告。

这篇基于二百四十六家互联网公司的研究报告指出,不久后将有七十八家网络公司现金流会面临枯竭。

而且在股价下行、高管套现、投资风险厌恶上升、市场资金缩减、再融资市场的冷却等等,多重效应叠加下,这些公司的再融资问题无法得到解决,最终将会面临行业的大洗牌,破产加重组。

韩宣被作为套现的反面教材,直接撞在了枪口上,刻意避免提起他究竟拥有多少资金,完全是索罗斯在打压市场。

这篇关于互联网利空的报道,是十多个小时以来全球证券交易所产生恐慌的根源之一,导致不同程度出现下滑。

恐慌起源于美国,同时又传到了美国,韩宣此刻和安东尼执行官他们一起,将目光投向终端机屏幕,另一块屏幕上,显示出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的实时图像,今天里面的人非常多。

看了看手表,当秒针指向零之后,屏幕依然是刚刚的画面,这说明一个很严重的问题——韩宣这块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手表,时间……不精准了……

这个好笑的念头刚产生,一条大幅下挫的红色曲线图,出现在了屏幕上!

世纪末的股灾,此刻开始了……